原标题:不惧恐袭伊拉克球迷集体看欧冠

据新华社电28日晚,伊拉克球迷阿里·卡伊斯穿着西班牙皇家马德里队的粉色球衣,坐在拜莱德镇“幼发拉底河咖啡馆”内,紧张地盯着电视,同其他球迷一起观看皇马参加的欧洲足球冠军联赛决赛。

这名皇马铁杆粉丝的对面是皇马主教练齐内迪纳·齐达内的海报。他所坐沙发的后背则有两个清晰可见的弹孔。

两周前,来自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一伙武装人员袭击这家咖啡馆,开枪扫射、投掷手榴弹,致死16人,20人受伤,其中至少10人死在咖啡馆内。他们跟卡伊斯一样,都是皇马球迷,当时正在聚会。

两周后,欧冠决赛之夜,遇袭球迷所属的一个球迷协会在这家咖啡馆组织观看直播,同时悼念遇害球迷。

“今晚,这不仅仅是观看一场足球比赛。这是向‘伊斯兰国’发出‘挑战’,”现年29岁的卡伊斯说,“我确定C·罗纳尔多以前从没听说过拜莱德镇,而如今他为我们的遇难者戴了黑纱……我希望他今晚至少进一个球。”

本月14日,皇马球员在本赛季最后一场西班牙足球甲级联赛中臂缠黑纱,悼念13日在咖啡馆聚会时遇害的皇马球迷。

39岁的商人卡西姆·伊萨也来自拜莱德镇,7年前创立了这个球迷协会。他告诉法新社记者:“皇马俱乐部的反应让我们很激动……在那次袭击之前,我们肯定是打算在这家咖啡馆看欧冠决赛的。(袭击发生后)我们有一些犹豫,不过最终我们坚持在这里看欧冠决赛,展示我们的力量。”

幼发拉底河咖啡馆的花园当天装饰着各色彩灯,悬挂着16名遇害球迷的照片。当地一些官员和居民也前来悼念他们。

欧冠决赛开始前,当地政府派了几十名全副武装的警察来承担咖啡馆的保安,对每一名前来观看比赛的年轻人搜身检查。

两周前那次袭击事件的幸存者大多选择待在家里。参加28日晚活动的多是镇上的年轻人,他们在袭击中失去了兄弟和朋友,在历时一小时的纪念仪式中潸然泪下。

菲拉斯·哈提夫回忆道:“在一些人跑出来叫喊有袭击后,我是第一个进入咖啡屋的人……我带着手枪冲进咖啡屋,第一眼看到的竟是我17岁的儿子萨贾德,他躺在地板上,死了……他脑袋中了一枪,脖子也中了一枪。这次袭击中我还失去了一个兄弟。仅仅是因为我们喜欢看我们球队的比赛,然后就这样了?”

法新社报道,IS等极端和恐怖组织认为足球是西方社会的产物,应当抵制。伊拉克不少足球场等体育设施也因此经常成为恐怖分子的袭击目标。

3月26日,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南部一场当地足球联赛的颁奖仪式上发生爆炸袭击,超过30人遇害,其中很多是青少年和儿童。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