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储殷

作为一个超大型国家,中国的事情仍然有其内在的发展规律,无论美国总统是谁,都不会改变中国崛起的进程,也不会撼动中美关系的大局。

随着美国大选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在中国社会的新闻媒体与网络空间中相应的话题也成了大众热议的焦点。除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之外,很多社会公众也的确因为美国大选的不确定性而产生了对于未来全球政经局势甚至中国国内治理的一些担忧。这样的担忧并不是杞人忧天,它的确反映了中国公众在大国崛起的历史背景之下,已经具备了越来越开阔的全球视野,也越来越了解中国与世界复杂的利益关系。

不过,坦率而言,即便美国的大选的确对中国的未来发展有所影响,但作为一个超大型国家,中国的事情仍然有其内在的发展规律,无论美国总统是谁,都不会改变中国崛起的进程,也不会撼动中美关系的大局。

尽管希拉里是美国重返亚太的策划者,特朗普亦在竞选中多次拿中国说事儿,但中美两国作为全球体系中利益共同体的事实不会改变。虽然近几年来,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被炒得不亦乐乎,也的确让很多人忧心忡忡,但拿几千年前的斯巴达与希腊的关系来硬套现在的中美关系,是生搬硬套。试想,雅典与斯巴达存在中美之间如此巨大的贸易吗?雅典与斯巴达之间每年有几百万的人员往来吗?雅典与斯巴达有毁灭世界的能力吗?中美关系尽管在近几年出现了一些摩擦甚至紧张局面,但双方的联系也日益紧密,合作的空间不断扩大,管控危机的渠道与手段也在不断增强。

如果是希拉里获胜,她很可能会延续美国重返亚太的政策。然而,这样的一个政策在菲律宾恢复自主外交、越南拉开与美国的距离、马来西亚与中国不断提升政经关系之后,已经丧失了大部分可能的支点。其最终结局很可能与希拉里提出的“新丝路”计划一样,面临一个尴尬的无疾而终。如果是口无遮拦的特朗普上台,尽管他很有可能在对华贸易上采取强硬的态度,但根据共和党执政一贯重商的特点以及他的现实主义风格,中美在经贸上的合作与政治上的妥协,可能反而会让中美关系出现一定的回暖。更重要的是,无论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上台,都对奥巴马政府试图用来边缘化中国的TPP不感冒。这个以美日为轴心的所谓高级自贸区,很有可能会在日本一厢情愿地通过之后,被美国人弃之若敝屣。

尽管美国仍然是国际社会中对中国最重要的国家,但其重要程度已经有所下降。中国正在通过“一带一路”“上海合作”“金砖组织”、G20组织、中拉合作、中非合作、中国-东盟自贸区等一系列的渠道,拓展自己的发展空间。中国与美国的经贸联系仍然对中国非常重要,但对美国的依赖程度已经大大降低。中国不再是美国主导下的全球化中的搭车者,而是新的全球秩序建构的引领者与推动者。追求和平发展的中国不谋求对抗,但也不过分在意他人的“脸色”。所以,无论美国总统是谁,中国人都不妨淡定一些。何况,下届美国总统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不能服众、最有争议的一届总统呢。

(作者为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员)

美国分裂为何如此猛烈

因为有“特朗普现象”——并非单指特朗普这个人,而是他参选后引爆的社会和政治现象。

科学家创业能成吗?

今天中国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包括相当资深的科学家,开始进入创业的行列。有人就问:科学家创业的风口是不是已经来了?

官场到底有没有“小圈子”?

“不患无位,患所以立。”这话是孔夫子说的,意思是,不要担心没有自己的位置,要担心的是,自己到底凭什么立足于世。

岁月凶猛

岁月像一趟慢慢开往前方的列车,人生的经历、角色、故事、成败则像路两边的风景;列车把我们带到越来越遥远的地方,而风景在我们的身后远去,它们最终将无影无踪。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